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文化遗产

北京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唐墓

本文关键字:
2014-04-21 02:01:24 来源: 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摘要:2011年,在配合房山区长沟镇北京文化硅谷建设过程中发现了唐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2012年至2013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工作,并开展了文物保护及科技考古研究工作。发掘现场全景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唐幽

  2011年,在配合房山区长沟镇北京文化硅谷建设过程中发现了唐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2012年至2013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工作,并开展了文物保护及科技考古研究工作。




发掘现场全景

  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坟庄村西北1.2公里处,距北京市区约56公里。墓葬坐北朝南,全长34米,由斜坡墓道、墓门、前庭、前甬道、耳室、壁龛、主室、侧室、后甬道及后室十部分组成。

  墓道位于整座墓葬最南端,长11.5米。东、西两壁自上而下略向外扩,斜坡底面正中有纵向凹槽一道,乃支撑棺椁及墓志下滑入葬时硬木压迫所留。墓道东、西两壁壁面皆施灰泥地仗,其上均匀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绘制精美壁画。墓道壁画分为两层,底层为刘济下葬时所绘,表层为刘济夫人张氏下葬时所绘。墓道填土经过夯筑,夯层分明。

  墓门位于墓道北端,与前庭相连,砖墙立面为仿木结构做法,上饰彩绘。墓门青砖砌筑,白灰抹面,上饰彩绘。墓道与墓门相连处,有封门,封门砖残存三层。

  前庭位于墓门北侧,向北与前甬道相连,东西宽2.86米,南北长1.94米。前庭中间放置刘济夫人张氏墓志一合。前庭北侧有一隔墙,隔墙位于耳室及壁龛之间。

  前甬道位于前庭北部,向北与主室相连。进深5.2米,宽2.4米。前甬道东西两壁壁面皆涂抹灰泥,上施白灰,落墨施彩,绘制壁画。甬道两侧分布有耳室及壁龛。前甬道内放置刘济墓志一合。

  东耳室位于前庭东侧,平面近弧方形,砖室结构。底部四角近方角。门宽1.1米,进深1.6米,耳室东西2.1米,南北2.3米,耳室与前庭连接处作出两级踏步,两侧砖砌出垂带。耳室墙体用白灰抹面,上面绘有壁画。

  西耳室位于前庭西侧,平面近弧方形,砖室结构,底部略带圆弧。门宽1.2米,进深1.2米,耳室东西2米,南北2.3米。耳室与前庭连接处作出两级踏步,两侧砖砌出垂带。耳室墙体用白灰抹面,上面绘有壁画。

  东壁龛位于前甬道南部东侧,平面近长方形,上部被毁。宽1.2米,进深0.6米,墙壁用白灰泥抹面,室底残存莲花座彩绘图案。

  西壁龛位于前甬道南部西侧,平面近长方形,宽1.3米,进深0.65米。墙体用白灰泥抹面,底部有莲花座彩绘图案。

  主室门位于前甬道北部,东西壁龛的北侧,保留石质门槛、门砧及立柱。墓门门槛长1.8米,宽0.15米,高0.31米。立柱高2.42~2.43米,立柱两端均凸出有卯。立柱上均线刻卷叶牡丹花纹饰,非常精美。

  主室位于前甬道北侧,长方青砖筑成。平面近弧方形,东西7.6米,南北8米,主室东西两侧各有一室,北侧有甬道与后室相连。主室四壁砖墙表面均有一定厚度的白灰,绘有壁画,为红、黑等多种颜色绘制的乐舞壁画。主室北部中央放置有石棺床,棺床上原放置有石椁木棺,现已被毁。东南侧有石质长明灯一盏。石棺床平面呈梯形,南宽北窄,由石条拼合砌筑而成。形式各异,或浮雕金刚脸及瑞兽造型,或彩绘莲花及牡丹图案形象。主室内出土通体彩绘石质文官俑及武官俑各一尊。




浮雕彩绘石棺床




棺床浮雕

  东侧室位于主室东南部,由甬道与主室相接,平面近弧方形,底部略带圆弧,门宽1.4米,进深1.1米。室东西2.9米,南北2.7米。侧室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壁画。

  西侧室位于主室西南部,由甬道与主室相接,平面近弧方形,底部略弧,门宽1.4米,进深1.1米,室南部遭破坏,东西2.6米,南北3.1米。侧室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壁画。

  后甬道位于主室北侧,与后室相连。南端位于主室北壁下方正中略偏东处,北端位于后室南壁东侧下方,为后室入口。后甬道平面呈长方形,长2.9米,宽1.5米。后甬道南端口东西两侧现遗存有汉白玉石质门柱墩两个,柱墩上设有汉白玉石门柱,刻有缠枝牡丹纹图案。

  后室位于整座墓葬最北端,青砖筑成。平面近弧方形,东西3.7米,南北3.6米。后室四壁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壁画。

  唐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在甬道、耳室、侧室、主室及后室内存放有不同质地、不同种类的随葬品,主要分为玉、石、陶、瓷、铜、铁、松石、琥珀、玻璃、彩绘、壁画等几类。

  石质文物包括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刘济夫人张氏墓志、石棺床、石俑、石构件等。墓前石刻主要有石虎等。彩绘文官、武官石俑,保存状况较好。石俑雕刻线条流畅,五官生动,帽服刻画细致,为不可多得的石雕精品。




彩绘石质文官俑 武官俑

  唐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出土壁画数量众多,面积较大,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壁画在墓道、墓门、前庭、前甬道、东西耳室、东西壁龛、主室、东西侧室及后室等部位均有不同程度的分布。墓葬壁画内容主要包括乐舞表演、家居生活、侍女、动物、植物等,描绘了当时的生活习俗、服饰特色、娱乐方式等,是研究北京地区唐代社会生活尤其是贵族生活和精神追求的重要资料。

  陶瓷器主要有白釉瓷碗、白釉唾盂、澄泥抄手砚等。唾盂通体施白釉,造型端正,胎细腻坚硬,釉质细润光滑。其他出土文物主要有白玉花卉纹饰件,万字纹玉饰件,绿松石饰件,琥珀,玻璃,开元通宝,铜甲片,铁甲片等。


  文物保护及科技考古

  在刘济墓的考古发掘过程中,我所遵循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并重的原则,制定了文物保护方案,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在考古发掘过程中,利用现代自然科学技术和方法,对文物遗存进行了测试、分析和鉴定,获得了丰富的考古学信息,为进一步开展刘济墓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资料。

  科技考古主要开展了刘济及其夫人墓志超声波无损探伤、玉石器、玻璃器科技分析、壁画高光谱摄影分析、墓室三维激光扫描、墓志数字拓片制作、出土人骨的体质人类学分析、壁画颜料、墓志颜料科技分析等。

  刘济墓出土的玉石器分为两类,一类为滑石型玉器,一类为透闪石型玉器。滑石型玉器主要为丧葬用玉,这类玉器体积较小,雕琢比较粗简,但不失生动和情趣。透闪石玉器使用的玉料为白玉,为实用器,雕工精湛,造型也新颖别致。透闪石玉器与新疆和田玉器质地类型相同,玉器比较纯净、温润,其原料极有可能来自新疆和田地区。玻璃器分为高铅硅酸盐玻璃和钠钙硅酸盐玻璃两种。钠钙玻璃与埃及、罗马地区古玻璃成分进行比较,发现部分样品成分与西方同类玻璃含量较为一致。

  通过高光谱成像技术,获取了壁画的影像信息,提取了模糊不清甚至肉眼无法识别的壁画及底稿信息,为下一步的壁画保护修复工作提供了技术支撑。利用三维激光扫描技术对墓室、墓志、文官俑、武官俑的扫描,建立文物三维模型,对模型进行展示、分析与研究。

  刘济墓主室头骨颅骨较大,颅型卵圆,枕外隆突呈喙突状,这种形态的枕外隆突多出现在古代北方少数民族中,如鲜卑、契丹人群。颅缝皆愈合,年龄为五十岁左右,男性,可能与北方少数民族存在一定的基因联系。主室西部人骨仅余少量骨骼残片。肢骨骨质疏松,粗壮度较小,髋骨上的耳状关节面形态清晰,这些特征都显示这些骨骼属于老年女性。

  出土墓志及志文解读

  刘济墓志出土于前甬道北侧隔墙和主室门之间。志盖盝顶式。顶面0.52×0.53米,底边残长0.96×1.35米,厚0.4米。盖顶部阴刻有“唐故幽州盧龍莭度觀察使中書令贈太師劉公墓誌之銘”,6行,24字,篆书。志盖表面装饰精美,四刹阴刻文吏怀抱十二生肖形象,四角阴刻牡丹花图案。志石与盖相扣,长方形,边长1.42×1.51米,厚0.22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志石正面楷书47行,共1543字。

  刘济夫人墓志出土于墓门内前庭处中部,东西耳室之间。志盖盝顶式,顶面0.82×0.82米,底边长1.63×1.63米,厚0.12米。顶面正中阴刻描金篆书书5行21字:“唐故葪国太夫人赠燕国太夫人清河张夫人祔誌铭”。表面装饰精美,四刹浮雕文吏怀抱十二生肖造型,间以浮雕彩绘牡丹花图案。志盖浮雕在形体处理上,先仔细雕刻出物象,然后根据结构赋彩。人物雕工精湛,色泽饱和,浓淡得体。志石为正方形,边长1.62×1.62米,厚0.22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志石正面楷书46行,共1438字。




两合墓志

  刘济为“蜀昭烈皇帝廿一代孫”,曾祖刘弘远曾任“檢校司衛卿臨洮軍使,襲彭城郡公,贈宋州刺史”。祖父刘贡“特進左金吾衛大將軍,贈揚州大都督”。父亲刘怦曾任“幽州盧龍觀察等使,御史大夫,贈司徒恭公”。

  刘济少怀文采,“以門子橫經游京師,有司擢上第”,“考績皆為府中最”。军事才能卓越,威震边陲。“貞元初,烏桓…大聳邊鄙。公先計後戰,陳兵於郊,乃遣單車使者,誘掖教告,…諸戎反為公用”。“明年(786),鮮卑墨乙之犯古漁陽…捕斬首虜以二萬級,獲橐駞馬牛羊無萬數”。“十九年(803),林胡率諸部雜種侵滛于檀葪之北,公親統革車,會九國室韋之師以討焉。飲馬欒河之上,揚旌冷陘之北,戎王棄其國遯去。公署南部落刾史為王而還,登山斵石,著北伐銘以見志”。

  兴学办教,优抚四方。有鉴于幽葪一带徒众不尊教化,“公乃修先師祠堂,選幼壯孝悌之倫,春秋二中,行釋菜鄉飲酒之禮,生徒俎豆,若在洙泗”。招贤纳士,不问出处,“隴西李益,樂安任公□,皆以賔介薦延至郎吏二千石,為近臣良守”。

  身处藩镇,心向中央。贞元年间,朝廷优容藩镇,节度使大多骄横不法,不尊朝廷法度。讨王承宗,再获殊勋。“去年(809)冬,王師問罪於常山,公率先蹈厲,累上功捷,引義慷慨,賦詩以獻……師次瀛洲,既圍樂壽,又遣支兵,急攻安平,三旬未下。武怒益奮,命其子緫以騎士八千先登,公親鼓之。士皆殊死戰,亭午而拔,誅屠無噍類,蓋所以宣威制勝於可必也。天子錫以寶劒金甲彤弓盧矢”。

  祸起萧墙,魂断离殇。刘济出外征讨,以长子刘绲摄留务,次子刘总为行营都知兵马使。元和五年(810),“濟病甚,總與左右張玘、成國寶及帳內親近謀殺濟”。享年五十四岁。

  刘济夫人张氏“本系出自轩帝,帝胤挥以精识仰天蒙,故淂食菜于中丘张邑,启姓以地”。志文对张氏先祖亦有提及,“开地祖曾及子平……以寅亮忠偘相韩五君”。“楚汉争逐,群龙战野,平子良,以机略弼成帝业”。“东汉太山郡太守岱……岱父协因家清河”。张氏曾祖父张明曾任“陇州刺史”等职。祖父张镒曾任“剑南西川马军兵马使”等职。父亲张懿曾任“左领军尉大将军”等职。

  刘济夫人张氏墓志撰文者李柜,志文中载“幽州节度判官朝议郎检校太子左庶子兼御史中丞赐紫金鱼袋李柜撰上”。李柜,唐淮安王李神通曾孙。工小篆分隶,皆老劲,不作俗笔。书丹者陆岘,志文中载“朝议大夫试太子司议郎兼监察御史前摄葪州刾史兼静塞军营田等使陆岘书并篆上”。陆岘为陆景融曾孙。精书学,著名当时。


  刘济夫人志文首题:“唐故幽州卢龙莭度观察□使司徒兼中书令彭城郡王赠太师庄武公刘府君夫人葪国夫人葪国太夫人赠燕国太夫人清河张夫人祔誌铭并叙”。此处提及三个张氏的封号,其获得时间及内涵均不同,而这三个封号也伴随着张氏的一生。

  蓟国夫人,刘济生前张氏谨守“五常四德”,贤良淑德,因刘济故受封。蓟国太夫人,此封号为张氏在刘济死后获得。燕国太夫人,此封号为张氏去世后追赠。张氏在受封后,“栖心释教”,普济贫困,广开善门,仿效刘济生前舍宅兴建崇效寺之举捐资修葺寺观。“元和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张氏因久病不愈,“薨于幽州官署之正寝”。“元和九年正月十三日迁祔于庄武公壽宫”。张氏“生尊殁赠,踈国三封”,显贵荣耀至极。

  在《旧唐书》及《新唐书》中,刘总“性阴贼,尤险谲”。在张氏墓志中所记述的刘总完全是另外一种形象。“唐忠孝名臣總,上纂嗣事之庆,下锡燕土之祐。生人蒙其拯赉,百灵荷其诚明。忠戴圣朝,栋梁方夏”。张氏病重时,“虔诚寝膳,食未啐而不进,药未尝而不饮”。“冠带不解,连宵达晨”,诚谓“孝嗣”。张氏病逝后,“攀号诉天,泣下成血”。“丧仪哀节,克叶于礼”。

  墓志仅为对刘济及其夫人张氏的初步解读,难免有遗漏或释义不妥之处,随着相关资料的进一步了解及研究的深入,会有更多信息得到诠释。

  结 语

  唐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出土文物异常罕见,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刘济墓出土了一批随葬器物,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石质文物“三绝”。其一,刘济夫妇双墓志,刘济墓志志文为当朝宰相、著名文学家权德舆奉旨所撰,中唐宰相归崇敬之子、著名书法家工部侍郎归登书写并篆额,说明了刘济在唐代的社会地位和身份的显赫。刘济夫人的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在目前发现的唐代墓志中,全国仅此一例。其二,墓葬中出土的通体彩绘汉白玉石俑,在全国同类型考古发掘中尚属首次发现。其三,主室的浮雕彩绘须弥座式石棺床,保存完整,有大量浮雕彩绘金刚、瑞兽图案,制作精美,在全国同类型考古遗迹中实属罕见。

  墓葬规制为北京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唐墓。刘济墓纪年明确、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由墓道、墓门、前庭、前甬道、耳室、壁龛、主室、侧室、后甬道及后室等多部分组成;且在墓葬形制上承袭早讯地区唐墓特征,整体结构仍保存完整,为研究北京地区晚唐时期藩镇制度、墓葬形制等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实物材料,是北京地区第一个格局得以完整保存的唐代节度使墓葬。因此,墓葬本身就是难得的珍贵文物。

  刘济家族的历史研究对于北京地区历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刘济在任时统辖范围涵盖今天的北京全境、河北北部、天津大部及辽宁西部地区,范围很大,是唐代河北三镇中实力最强的藩镇。刘济本人信奉佛教,出资在云居寺刻石经五百余卷,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刘济夫人张氏被封为蓟国夫人、蓟国太夫人、燕国太夫人,有唐一代,三次尊封,凤毛麟角,独享尊荣。刘济家族累居幽蓟地区,自唐以降历五代、辽、金四百余年均为地方豪族,相关历史记载和考古发现丰富。因此,刘济墓的发现对梳理北京地区唐、辽、金时期历史脉络具有重要的价值。刘济墓的保护利用将填补北京地区唐代文化研究展示的空白。

  鉴于刘济墓的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目前已初步确定对其实施原址保护,下一步市、区两级政府将联合研究如何实施刘济墓的保护展示与建立博物馆问题。通过博物馆或者展览馆的建设,以刘济墓的文化内涵展示为切入点,系统的收集、展示唐代北京地区的经济、政治、军事、宗教、艺术等方面的历史文化内容。

  此外,科技考古人员拓宽了考古的研究思路,运用科技手段对刘济墓和出土文物进行了系统分析,对刘济及其夫人墓志进行了超声波无损探伤、壁画高光谱摄影分析、墓室三维激光扫描、出土人骨的体质人类学分析等,全方位深入挖掘刘济墓的历史文化信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程 利 刘乃涛)  

  (《中国文物报》2014年2月14日5版)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