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文化遗产

山东现近4千年前"马路" 行人踩踏痕迹明显

本文关键字:
2014-04-20 02:01:26 来源: 齐鲁晚报 作者:
摘要:在探沟北端,孙波等人发现一段龙山文化时期(距今约4600-4000年)的城墙,始建于龙山文化早期,保留较差,现存残宽约4米,残高约1.3米,夯层薄厚不太一致,整体上自南向北倾斜;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在遗址南部,考古人员发现一处重要的岳石文化(

  2月16日,为期一天的山东省2013年田野考古工作报告会在济南举行。记者从会上获悉,在年内众多重要的考古发现中,对济南章丘城子崖遗址的发掘成果特别引人注目,该发现弥补了山东数十年来龙山文化至岳石文化考古未发现重要建筑迹象的缺憾。   

  

  “马路”遗迹有明显踩踏痕迹

  

  据山东省考古所副所长孙波介绍,2013年10月初至今年1月中旬,他们将城子崖遗址中,一条上世纪30年代第一次发掘挖出的纵中探沟,重新挖开,并向北延伸了20米,获得了一条纵贯遗址中部的470米南北向大剖面(因道路等原因,实际发掘长度350.9米),获得重要发现。

  

  在探沟北端,孙波等人发现一段龙山文化时期(距今约4600-4000年)的城墙,始建于龙山文化早期,保留较差,现存残宽约4米,残高约1.3米,夯层薄厚不太一致,整体上自南向北倾斜;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在遗址南部,考古人员发现一处重要的岳石文化(公元前1900-前1600年)夯筑建筑的基础部分,它的建筑质量非常高级,夯层质量较好。另有一条干道,包含较多沙粒,行人踩踏痕迹非常明显,路面有50-60厘米,可细分为五六层,路面宽约10米,长度不详,干道的南边正对着前述岳石文化夯筑建筑台基,显示当年很可能曾是城中南北向一条主要的交通干道,两者应该存在组合关系。“山东过去的考古工作中,无论是龙山文化还是岳石文化,一直缺乏对当时重要建筑迹象的发现,这次岳石文化夯筑台基的发现,有助于弥补这一缺憾,使我们对山东早期城址的性质能有充分的估计。”孙波说。另外,还发现一定数量的周代文化遗存,如灰坑、窖穴以及夯筑基址等。




岳石文化内圈城墙(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提供)

  

  城子崖遗址中,遗留有约1万平方米的淤土堆积,其性质不明。考古人员解剖地层发现,这些淤土堆积经历了自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周代两三千年的漫长历史。通过进一步研究,考古人员推测,这约1万平米的淤土堆积可能为当时城中一片低洼地区,这次小的发掘令考古人员对其性质的认识更进一步。

  

  周代石筑墙基或是大型建筑残留

  

  在岳石文化夯筑基址上,考古人员发现一处墓葬,将夯筑基址打破,极具研究价值。但对该墓葬出现的时间,资深考古专家之间又存有不同认识。

  

  在此次田野报告会中,面对全省同行,孙波等人谨慎地提出,该墓兼具岳石文化和商文化因素,可能是城子崖遗址岳石文化结束时期的最后遗存。但也有权威考古专家私下向记者表示,此墓很可能就是岳石文化阶段所遗,倘使如此,那么即便就全国而言,发现的该时期墓葬也是非常稀少,具有特别重要的研究价值。会后,记者试图联系几位参加本次会议的考古专家,他们态度比较谨慎。在岳石文化堆积之上,考古人员发现周代石筑墙基,推测也应该是大型建筑的残留部分。

  

  孙波介绍,上世纪30年代前辈考古工作者发掘这条探沟时,限于整个考古学科发展阶段的限制,人们对其认识存有一定的局限性。因此这次虽是发掘老探沟,新获遗物标本不多,但是丰富的龙山、岳石、周代遗迹还是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信息,有机会综合利用多学科技术和知识进行研究。此次考古也提示他们,下一步城子崖考古研究的方向,将由以往偏重于龙山文化,适当地向岳石文化研究侧重。




探沟工作照(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提供)

  

  城子崖牵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

  

  城子崖遗址位于济南市章丘市东北15公里龙山街道办,其西临巨野河,与龙山四村隔河相望,新102省道自西向东绕过遗址北部,东南紧靠山城村。该遗址发现于1928年,上世纪30年代进行了首次发掘,因为条件差,被今天的考古专家描述为“照着煤油灯往下看”。上世纪90年代,省考古所多次在该遗址上开展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并证实上世纪30年代发现的黑陶期城址,实际属于岳石文化,并在它的下面新发现了龙山文化时期的城址。

  

  2010年,城子崖遗址列入备受国内外学界瞩目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据记者了解,目前进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探究视野的主要有石卯遗址、陶寺遗址以及二里头遗址等少数几处,均处于我国早讯地区,我国东部能否发现该时期重要文明源头,专家纷纷将目光锁定城子崖。2011年底,省考古所又组织力量对以城子崖遗址为中心的100平方公里的范围进行了全覆盖式的调查,新发现遗址40余处,确认了城子崖遗址在整个聚落群的中心地位,并通过钻探进一步明确了城子崖城址的规模、结构和文化堆积状态,并更加明确了下一步的考古工作方向。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
'); })();